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品阅中文网 www.pinyuezw.com,最快更新七月与安生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最后约期

    少年时,他最常做的一个梦是关于安的。好像一直在下雨。安的头发是潮湿的,水滴一点一点地,从她的发梢淌下来。她安静地坐在那里,孤单的,不知所措。他说,安,跟我回家好吗。他突然感觉自己触摸不到她。安抬起头,她的脸像小时候一样,总是习惯性地仰起来看他。天真的,没有设防。

    林。我的蝴蝶没有了。她的手心里是一只空空的纸盒子,盒子上黏着蝴蝶支离破碎的残缺翅膀。安的手指突然流下刺眼的红色鲜血,她无助地把她的手藏到背后去。好痛,林。她轻轻地对他说。每一次,他都是这样,喘息着惊醒。她好像是一个被不断揉搓着的伤口,在时间里溃烂。

    她是在他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转学来到他的班里。老师说,安蓝,对同学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好吗?十岁的小女孩,站在那里,孤僻地一声不吭。长长的黑发遮住了她的小脸,一直都不肯抬起她的头。她那时是从城市里下来,到枫溪的奶奶家寄养。

    是他从隔壁教室里搬来课桌让她用。她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纸盒子放进桌子里。他说,这是什么。她不响,只是抬起头来看他。阳光下女孩的脸被照亮。那是他第一次看见她的眼睛,惊异地以为里面有泪光闪烁。但仔细一看,只是很潮湿罢了。

    很快他就发现了那个纸盒子里的秘密。那是在上一节自修课的时候。大家很安静地在做作业,突然有一只蝴蝶飞出来,在教室里盘旋。接着两只,三只……很快地,教室里就飞满了斑斓的彩色蝴蝶。孩子们一下子就闹起来,笑声叫声不断,争着去扑打。

    当班长的他只能站起来代替老师维持纪律。只有坐在角落里的她是一动不动的。他走到她面前,掏出那只纸盒子,里面还剩下一只蝴蝶,在扑腾着翅膀。她仰起脸看着他,脸色苍白,眼神却是倔强的。他犹豫了一下,就把那只肇事的盒子扔出了窗外。然后看也不看她一眼,就跑到前面去管束同学。

    她的哭泣是微弱的。那只皱巴巴的盒子早就破了。他站在她旁边,手足无措。这个孤独的城市女孩,几乎从不对别人说话。他说,我可以带你去捉蝴蝶。南山那里有很多。她第一次对他说话。她的声音异常地清甜。我只是想看一看,我不是故意的。她的泪水无声地淹没了他。

    他们晚饭也没吃,就一路跑到了南山脚下。田野空阔寂静,暮色苍茫的天空上,只有褐色的鸟群飞过。大片茂盛的芦苇在风中摇摆。一条幽绿的小河缓缓地流向田野。稻田弥漫着成熟中的清香。这里距离小镇的住宅区已经有点遥远,远远地还能看见飘散的炊烟。

    他说,晚上我替你做一个网兜。我们明天中午再来。现在好像看不见蝴蝶。

    它们回家吃饭去了。她说,我们再走过去一点看看好吗。我从没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他带她去了。然后在南山的另一个山坡下,他们发现了那片墓地。

    全镇所有死去的人大概都埋葬在这里。一块块冰冷的墓碑竖立在渐渐聚拢过来的夜雾中,突然让他有点恐惧。她在墓地里走来走去,白裙子像蝴蝶的翅膀无声地掠过,一边轻声地念墓碑上的字。她爬到了一座墓的墓身上面去,吓得他连声叫她下来。他感觉她突然变得快乐和自由。她把从墓碑边折来的紫色雏菊,一朵一朵地插到头发上去。

    我喜欢这里。她看着他,眼睛明亮得让他不安。

    南山是他们最常去的地方。有时候他们去爬山。一次次爬到高山顶上,看山另一侧下面的村落和水库。他们在一起不常说话。安在山上从不要林照顾她。危险的山崖,陡峭的坡道。她只是无声地跟在他的身后,不让他看她腿上、手臂上的血痕和伤疤。下山路过墓地,她总是会提出要玩一会儿。林就坐在一边,看着她在墓碑之间跳来跳去。然后有一天,她对他说,她的父母离异,谁都不想要她。

    林,等奶奶不在了,我就住在这里。她说。我和蝴蝶一起住在墓地里。

    他笑着捂住她的眼睛,不让她说下去。她说话向来不羁。

    渐渐地她习惯留在他家里吃饭。林的父母都喜欢这个言语不多的女孩。有时她太累了,在他的床上睡着。头发上还插着各种小野花。直到她的奶奶来找,她还是睡着的。林就陪着她奶奶,把她背回家去。他记得她柔软的身体伏在他的背上,辫子散了,长长的黑发在风中飘动。然后像花瓣一样,温柔地拂过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记得那个夏天的下午。他突然发现她的蝴蝶不见了。

    你把它们都放了吗?他向来不同意她捉蝴蝶。

    没有,我把它们埋了。她的脸上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什么?你说什么?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有一只蝴蝶死了。我害怕它们都死掉。还是趁早埋了好。

    你可以把它们放掉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放掉。它们是属于我的。

    他是这样地气愤。任何话都不想再说,一把就推开了她。

    晚上她的奶奶找到他的家里,说她没有回家吃饭。天下起雨,她的白裙子在夜色中轻轻闪动。他找到她,她的头发潮湿,坐在墓地一块石阶上,手里拿着那只被他扔掉过的破盒子。抬起头看他,他看到她眼睛中的泪光。他突然明白了她的内心。他把手轻轻盖在她的眼睛上。

    我以后再也不会捉蝴蝶了。林。我把它们埋在这里。她给他看草地上的一个小土丘。她的手指上都是泥土。好像很多血,她晃了晃手指。他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,那双手是冰冷的。他只能痛楚地看着她,那年她十四岁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他把她背回来。他背着她穿过黑暗的墓地,雨水把他们都打湿了。她突然问他,林,为什么有些墓碑上面刻着两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生前在一起,死后也不想分开。

    我们呢。我们死后是不是要分开。

    你要我和你在一起吗?

    是。我们住在下面,还可以在黎明到来之前爬到南山去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笑了,却发现她已经在他的背上睡着。

    十六岁,她离开枫溪。奶奶病逝,她的一个叔叔要把她接回到城市去。在小镇汽车站,他拿出一只银镯子给她,上面有他自己刻的一只粗糙的蝴蝶。

    我一直想送一只不会死的蝴蝶给你。他说,你会要吗?

    她把它戴到细瘦的手腕上,仰起脸对他笑。他用手盖住她调皮的眼睛,不让她看见自己的泪水。放开来,他的手心里一片温暖的潮湿。尘土飞扬中,汽车慢慢爬上了盘山公路。

    她的信很少。每次他都是一个人爬到山顶,坐在他们以前常常爬上去的那块大岩石上,看她的信。林,叔叔对我不好。我想离开这里,到别的地方去。我已经开始挣钱,在一个酒吧里兼职唱歌。他们喜欢我唱。她的信里没有地址。他只能写寄不出去的信给她。安,我会考上大学,很快到你的城市里来。请等我。他把自己写的信轻轻撕掉,站在山顶看着风把纸片吹散。

    她到他的大学来看他。他走出宿舍楼,看见她站在樱花树下,微笑着看他。春日午后的阳光如水流泻,女孩的白裙闪出淡淡的光泽。他在阳光下突然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安,他只能叫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她笑着,笑着把她的手放到他的脸上,捂住他的眼睛。就像以前他们常常做的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真的都长大了。她告诉他她没有考上大学,暂时也没有找到正式的工作。在咖啡店里,他看见她从555烟盒里抽出一支,以熟练的姿势放进唇间。

    我现在要努力养活自己,林。我和叔叔他们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那你的父母呢。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在哪里。她做了个无所谓的表情。

    晚上来听我唱歌好吗。她说,可能你不喜欢。但这就是我现在生活的方式。

    他去了。那是一个很大的Disco酒吧。喧嚣的音乐和烟草味令人窒息。她在中场休息的时候要唱三首慢歌。她穿一条细吊带的短裙,长发半掩住脸,画得挑起的眉,唇膏是发亮的深紫。她摸摸他的脸,就走上台去。一小束幽蓝的光打在她的身上。她的声音是清甜的,像一匹缓缓撕裂的缎子。台下舞池里是相拥的人影,也许并没有人听她的歌。但她的确唱得很好。他发现自己的心是在痛着。他默默离开那里。

    晚上,他又梦见她。她离开枫溪以后,他常常做这个梦。她坐在墓地的石阶上,手里拿着被他扔掉过的纸盒子。抬起脸看着他,眼中有泪光。他轻轻地说,我会把你的蝴蝶找回来。安。他把他的手盖到她的眼睛上去。然后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整个地埋入学业中,也许这是唯一出路。他也试着对她说,不要去那里唱歌了。我有奖学金,我还可以出去做家教,做翻译。让我来负责你的生活,好吗。

    她笑着说,我一瓶香水就够你做上一年家教。我的生活已经和你不一样,你知道吗。我是个随波逐流的人,我会一直漂泊下去,停不下来。我也不知道我可以停在哪里。她看看他的脸色,试图逗他开心。我们再去爬山吧。还记得那次在山顶突然下雨了吗。我们躲在灌木丛里,你叫我把头躲到你的衣服里。我听到你的心跳声。我突然一点也不害怕了。

    那现在呢。现在你还需要我的庇护吗。

    现在我面对的不仅仅是一场大雨。还有沉重的人生。

    他渐渐沉寂下去。清是一个有一双流离不羁眼睛的女孩。她是突然对他说话的,晚自习结束,他正在校园的樱花树林里抽烟。他看着她。在学校里没有一个女孩敢对他说话,因为他的沉默。虽然几乎每个女生都对这个学业优异的英俊男生满怀好奇,但是清不同。清刚进来,是校长的女儿。他看到那张美丽的脸上,有一种他所熟悉的表情。倔强的,而又天真。

    你知道些什么。他说。

    知道你在做一件无望的事情。她轻轻一笑。知道圣经里如何形容爱吗。她说,爱如捕风。你想捕捉注定要离散的风吗。

    那年他大四,即将毕业。他想到外企去工作,也许那里的薪水足够他为她买一瓶香水。她不知道她的话伤他有多重。但是清劝他留校。她说,你的性格不适合到外面去奔走。我们以后都应该留在这个学校里。我父亲希望你在这里任职。他送她下楼回女生宿舍。在楼道口,清突然对他说,林,你想过吗。有时候我们只能和自己同一个世界的人在一起。那样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他说,你想说明什么呢。

    我想说明,我是最适合你的。她的眼睛认真地看着他。我会一直等到你明白为止。她俯过身来,轻轻地吻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