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品阅中文网 www.pinyuezw.com,最快更新美人勾心:老公,请进最新章节!

    玉熠的办事效率很快,快到都令白爷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第二天便是约好了玉琨成与白爷见面。

    白爷见着玉琨成时,依旧笑的跟个弥乐佛似的,很主动也很热情,倒是玉琨成冷着一张脸,没什么情绪外泄。

    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白爷是男方的,而玉琨成是女方的,毕竟女方架子端的高一点是正常的,而男方则是要讨好女方的。

    但,事实却是相反的,端着高冷架子的是男方,而一脸主动热情甚至可以说是带着讨好的则是女方。

    这就让人很费解了,有些摸不透白爷与玉琨成的真实想法了。

    白爷也没让玉熠和岑念恩跟着一起进去,就连各自的管家与保镖也没让跟着进去,就他们两个自己进的皇爵包厢。

    岑念恩看着那已经关上的包厢门,又看了看玉熠,轻声问,“我怎么看着他们俩好像认识的样子?还感觉怪怪的,你没这种感觉吗?”

    玉熠摇头,搂过她朝着另一间包厢走去,“放心,不会有事。也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正常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岑念恩半信半疑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白爷与玉琨成在里面都谈了些什么,谈好出来的时候,差不多是两个小时后了。

    岑念恩在隔壁包厢已经吃了一顿了。

    白爷与玉琨成出来的时候,依旧还是进去时那样,白爷笑的一脸慈祥又温和,玉琨成依旧冷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白爷还拍了拍玉琨成的肩膀,一副很熟念的样子,乐呵呵的说,“玉兄,念恩以后就交给你们玉家了,我就这么两个女儿,她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,你跟我说,我慢慢教她。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听着有一种怪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玉琨成的嘴角隐隐的抖动了两下,就连眼皮都突突了两下,似是在很努力的隐忍着,然后抬手同样在白爷的肩膀上重重的一拍,沉声说道,“你放心,岑念到我玉家,我绝对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。我把她当女儿一般,也没人敢对她不敬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白爷大声的轻笑,似是很高兴也很满意的样子,“那真是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岑念恩感觉到,他似乎也在嘴角抽搐着。

    不对劲,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是岑念恩此刻唯一的想法,但是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然后白爷和玉琨成各自回家,也没让玉熠和岑念恩跟着。

    两各自回到车上之后,白爷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玉琨成这个老东西,下手够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白爷,你没事吧?我送你去医院吧?”管家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白爷果断的拒绝,“他也好不到哪去,我也没对他手下留情。敢让珂珂伤心那么多年,还纵容他老婆欺负我女儿,我没把他打的半残算是给我女婿面子了!”

    另一辆车上,玉琨成一声不闷,只是额头上则是渗出细细的汗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,要去医院吗?”管家一脸紧张的问。

    玉琨成摇头,“不用,这事别跟玉熠和念恩说起,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。”

    管家点头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这伤受的不轻了,那白爷下手也是够重啊!

    只是真没想到,少奶奶会是谭姑娘和他的孩子的。

    哎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靳家的车在去机场的路上,整车翻倒。

    靳展博重伤,席云锦和靳亦妙在送往医院的路上不治身亡。

    颜槿看到这个消息时,是震惊的, 根本无法相信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虽说她对席云锦这个亲妈没什么感情,对靳亦妙这个妹妹更是厌恶,可是在听到她们俩身亡之时,心里的那种感觉还是很奇妙,无法用言语形容,但有一种闷闷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意外的事情,没人能料到的。” 慕川搂着她的肩膀,柔声的安慰着,“别想多了,你现在应该静心的安养。”

    颜槿轻轻的点了点头,“嗯,或许这样是最好的结局。 不管对她们还是对我,都是一种交待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应该是最好的结局了,对谁都有交待了。

    颜槿不觉得,靳亦妙会这么对慕川放手了,肯定还会继续纠缠。

    对于她对慕川的感情与执着,颜槿只觉得好笑与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而席云又是对她各种纵宠,在她看来,女儿的所做所为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上次不就对颜槿提出要求,让她把慕川还给靳亦妙吗?

    真是可笑啊!

    她们到底是从哪来的那种强势的想法, 觉得慕川是靳亦妙的未婚夫了?

    好了,这下母女俩一起离开了,也算是有个伴了。

    靳展博躺进重症监护室里,一时之间还不能脱离危险。

    对于这场车祸,打击最大的就是靳展梅与钱书瑶母女了。

    靳展博最疼钱书瑶这个外甥女,可是现在却是突然之间成了一个重患,什么时候醒也不知道,说不定还可能会成为植物人。

    随着靳展博的倒下,钱宏平似乎也一下子失去了最大的经济支持,而他在慕容集团的占股,竟不知什么时候被慕川给高价回收了。

    凌煜槊被判了死刑,当下执行,谁让他参与了狙击玉熠。

    玉熠是军方的人,而且身份不低,他能得了好?

    靳展博倒了,凌煜槊也没了,钱宏平一下子就像是失去了所有的重心,整个人老了十几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凌煜槊执死之前,要求见慕川最后一面,慕川并没有去。

    倒是钱书瑶去了。

    怎么都没想到,他临死前最后见到的人竟是钱书瑶。

    钱书瑶也觉得很讽刺。

    “你妈,疯了。”钱书瑶隔着玻璃看着凌煜槊说,“菲菲丢下她自己走了,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。带走了全部的家当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凌煜槊一声冷笑,脸上没什么表情变化,“走了就走了吧,走了也好,离开这里,如果能过上全新的生活,那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好事。你如果不愿意照顾我妈,把她送到疗养院就成。毕竟你没有这个义务照顾她。只是要麻烦你出钱了。”

    钱书瑶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就说吧,以后你想说也没机会了。”凌煜槊一脸平静的说。

    “她已经被人带走了,至于是谁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钱书瑶说,轻叹一口气,“不过我猜想,应该是慕董的人吧。如果真是慕董,我想她……”

    没再继续往下说,只是凉凉的一笑,这笑容便是很好的表达了她想要说的一切。

    慕孝棠能让凌红好过了?

    哪怕是疯了,也不可能好过,不管是...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