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品阅中文网 www.pinyuezw.com,最快更新白若风荆兴替最新章节!

    荆兴替抱着被子发了会儿呆,某一刻猛地起身,跌跌撞撞扑到桌子边拆药盒子。

    桌子边上有个水壶,荆兴替烧了水,摇着装满黑色颗粒的小袋子抿唇笑。

    白若风对他的好,他都记在心里,一件也不会忘。

    倒是白若风洗完澡见片片还没吃药,有点气:“板蓝根又不苦,你为什么不吃?”小a身上散发着热腾腾的水汽,跟个行走的加湿器一样,**地凑到荆兴替身边,抢了药盒子,倒水冲泡。

    “水壶里的水太少了,你先喝药,我下楼打水。”

    学校宿舍的热水二十四小时供应,就是要下楼打,不过各间宿舍里有烧水壶,只要不是特别着急,是没必要特地下楼打水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白若风没有热水瓶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打?”荆兴替接过冲了板蓝根的杯子,双手捧着吹凉,“再烧一壶水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跟宿管老大爷借。”白若风胡乱揉揉他的脑袋,收手的时候,指腹蹭蹭小o眼角的泪痣,心里有点痒。

    荆兴替眨眨眼,吸溜喝了一小口药。

    白若风干咳一声,转身拎着热水袋下楼打水去了。小a买的热水袋外面有个软软的套,就算热滚滚的水灌进去,也不会轻易烫到人,如果没这个套,白若风还真不敢给片片用,毕竟omega小时候被烫伤过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白若风没被咬过,却比被咬了的荆兴替还要紧张。

    紧张的白若风溜达到一楼热水房,迎面撞上一个大熟人。

    穿着哆啦a梦睡衣的徐帆,拎着粉粉嫩嫩的热水瓶,正耷拉着眼皮往外飘。

    “徐帆!”白若风大喜过望,“来来来,帮我灌个热水袋。”

    徐帆顺从地放下热水瓶,听着白若风灌水发出的咕噜咕噜声,猝然惊醒:“卧槽,风哥,这他妈才几月份,你都用热水袋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事儿吧?娘们兮兮的。”

    白若风不理徐帆。他的热水袋是给片片灌的,就算被人笑话死,也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于是好奇心起的徐帆蹲在热水房门前,盯着风哥灌好热水袋,再咯吱咯吱地拧上塞子,颠过来倒过去甩了好几下,确认不漏水以后,小心翼翼地揣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风哥,你不会真的怕冷吧?”徐帆趿拉着拖鞋跟在白若风身后上楼。

    “我怕什么冷?热水袋是给我老婆的。”

    徐帆恍然大悟:“你俩住校了?”

    “不算吧,今天雨大,回去不方便,暂时住一晚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俩住校也挺好,说不准能同居。”徐帆说笑话一样哈哈地笑了两声,继而沉默着爬了几级台阶,脚下一滑,“我靠,风哥,你们不会真同居了吧?”

    白若风强装淡定,云淡风轻地点头。

    徐帆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,哆哆嗦嗦来了句:“牛逼。”

    “别跟老师说。”白若风笑眯眯地捏了捏热水袋。

    徐帆觉得风哥捏的不是热水袋,而是自己的那什么蛋。

    ——砰!

    徐帆某处仿佛真的开始隐隐作痛,连忙伸手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:“懂的风哥,我懂!”

    “上道。”白若风满意地拍拍徐帆的肩膀,加快了步伐,赶着回去看片片了。

    白若风推开门的时候,荆兴替正在穿衣服。

    穿的还是白若风的衣服。

    说起来刚刚洗澡之前他其实已经找了一件小a的衣服套在身上,但是那件有花纹,躺在床上硌人,所以他想找件面料软一点的。

    这一找,就找到一件领口特低,下摆特长的球衣。

    荆兴替听见开门声,匆匆忙忙回头,衣服还没拉到底,两个粉粉嫩嫩的小红点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操。

    片片的小**!

    他舔过嘬过咬过!!!

    “哥哥?”荆兴替把衣服拉好,见白若风像座雕塑一样一动不动地杵在门前,免不了好奇,“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热水袋。”白若风红着耳朵把热水袋塞进荆兴替怀里,顺势摸了他的手指以及手腕,还自然而然地搂了搂腰,“作业写完了吗?去床上坐着吧。”

    荆兴替的作业早就在晚自习的时候解决掉了,他刚上高二,暂时没有升学的压力,所以课后还算轻松。

    白若风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哥哥快去写作业。”荆兴替把小a按坐在书桌边,“不许糊弄。”

    “片片,我”

    “哥哥是要考首都警校的,千万不能懈怠。”

    白若风闻言,把借口囫囵咽下,老老实实地掏出了习题册。

    荆兴替说得一点也没错,白若风的确想考首都警校。没转学以前,以小a的水平,完全可以轻轻松松达到录取分数线,一路玩着玩进警校,可转了学籍,分数线提高,就算是白若风,也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第一次月考了,小a很快就能知道自己在实验高中的水平究竟如何。

    哦对了,说到月考,白若风忽然想起还有个检讨没写。

    检讨跳窗的恶劣行为,并在国旗下沉痛反思。

    白若风甩了甩笔,看着墙上的影子,知道荆兴替已经爬上了床,颇为欣慰。

    你看,有他照顾片片,片片就能早睡。

    还不会冻着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男朋友上哪儿找?

    白若风脑子里突然炸出一朵蘑菇云。

    靠靠靠。

    男朋友。

    老子是片片的男朋友?!

    不对啊,老婆都叫出口过,怎么着也得是片片的老公啊。

    靠靠靠。

    老公。

    太刺激了吧?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
添加到主屏幕

请点击,然后点击“添加到主屏幕”